Top ↑ | Archive

就這樣走走停停,穩定的跟自己對話,我珍惜的你也同樣珍惜,缺陷與赤裸都慢慢變得可愛了起來,行動,在路上偶爾落後偶爾平行,偶爾落下一個月的重量,整個人相對變得輕盈,笑一下,原本的一百八十度增加到三百六十度,又是歸零。時間感紮實,偶爾幫我加點空隙留給環境,在沒有過去沒有未來,只有現在的時刻,可以聽到穩定的滴答聲浮在半空中,延長交會,兩袖清風。

一整天反常的喘不過氣來

說不上來到底是什麼東西壓在那裡

只好全部都宣洩在琴鍵上面

原來是這麼的純粹

自己心中的語言

這麼赤裸的透過和弦流洩了出來

說不出來的情感

整個失語

 如果不自主選擇跳脫,就會永遠被身邊的舒適圈寵慣、蒙蔽,如果這麼簡單了話就會漸漸喪失目標跟初衷。「太安全了。」這不是我要的,如果身邊沒有____,就主動跳出去吧。東西還沒有形成,所以一切都還有希望,因為還不完整,所以還有可能性,不用譁眾取寵於大眾的掌聲,或者說,這是難能可貴的奢求,如果想要觸碰到最深最前面最底層的自己的語言了話。

Speechless,

請帶領我看見未來的光景

烈火紅唇

 也不是說打破了什麼習慣,可是每次跟一群人一起消磨著時光,自己可以幫上一些枝微末節的忙,既不拘小節又直接的樣子也很舒服自在的,這些小小的事,怎麼也需要收心呢。偶爾還是會這樣的回不到自己一個人的專注狀態,或許只是感受到了寂寞。怎麼這樣子啦,所以還是不能忘記,為什麼可以這樣子的存在著,是因為擁有一個人時候,唉唷傻傻的。

 其實,若是沒有發現在那其中有令人目不轉睛的存在,不論是在哪方面有多麼相像也沒有什麼值得可惜的。結果大部分還是自己嚇自己而已,說到底好像還是蠻希望當我打開耳朵聽的時候,可以聽到令人震驚或感到不得不佩服的東西,那種聽完會一方面找到知音、又一方面感到自己的渺小的東西。

結果還是不是呀。

如果是了話我一定會更有幹勁的,不管如何只要不愧對自己就好了,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喜歡的就好了,就只是自己喜歡而已,那就已經很足夠。

終究還是來到了一個極限值

孑然一身地完全只仰賴著它也只能面對它

越是珍惜是否越不能當做理所當然

每每要重新燃起熱情才不會忘記初衷

聽取該聽的意見但是不再容易受到他人的影響

喜歡被陪伴著 更喜歡自己一個人任性地玩耍

關鍵的時刻呢

,總要讓事情變得越來越單純

然後熱愛那些障礙

一路摔倒

一路爬起來

穩穩的單純地跟著信念

慢慢走

 小黑所欠缺的螺絲釘,

小白全部都有。

只有小白全部都有!!

Sometimes you have to get burned to see the truth.

巨大的哀傷,我愛你們